荆门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江南神裁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06:46 编辑:笔名

那一天,那座塔一样的建筑,凭空出现在太平洋海域上,高耸入云,没有人知道它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出现。  塔出现的这十多年里,人们尝试想要弄清塔的信息,发射了无线电波,用科技的装备来进行监测,调用了卫星,也没有收获,跟本不知道塔通向何处又来自哪里,人们忍无可忍决定要摧毁它,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一颗颗导弹穿过云层,拖出长长的白线,爆炸之后,就飘散开来的就是一阵浓烟,中间夹杂着一些火光,那塔依旧矗立在那里,烟雾散尽,那威力可以炸掉一个城的导弹,对塔的伤害几乎为零,但是一条非常细微的裂缝,细微的只有靠近了那块部位才能看见的裂缝已经印在了塔的墙壁上,而在天空之中却多了一个金光绕身,沐浴着阳光,脸上写满了愤怒的人,他一出现,一股威压瞬间蔓延了这片海域,原本波涛汹涌的海水,现在竟然十分的平静,一点波澜也没有,人们的机械设备也全部死机了,人也有点喘不过气,跪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一双白色的羽翼张开,他冷酷的说:"人类,吾等给予你们仁慈,想接通人神世界,你们却破坏通天塔,众神决定给予你们惩罚,从现在起,你们的轮回转世将由众神裁决。"说完后慢慢溃散在阳光之中,威压也瞬间消失了,而那句话被所有人都刻在了脑子里,久久不能散去,一时间,神论,轮回,这两个词成为那时的热词,每个人都在探讨着,随后的日子里人们一直活在恐惧之中,人触摸到了危险的底线,不知不觉,又过了30年,那件事情已经被人们所慢慢的淡忘,直到那一个人的出现,人们才又再一次记起这件事,他是个被神制裁而死的人,那天神降临于世,无尽的威压将那块局域的人全部压的下跪,而神张开着四翼翅膀,一脸冷峻的看着这个世界,他缓缓的落到一个男人面前,一缕阳光照射了下来,那男子上的压力瞬间消失了,缓慢的抬起头,看着神,金色的长发随着风而舞动着,一张倾国的容颜,金色的瞳孔蔑视的看着他,神说:"你今生今世,是你的第十一世,你前十世作恶多端,今生今世,你命以尽,轮回畜生道。"说完他强壮的手臂举起那把着金色的长矛,那男子不断的喊:"你在说什么啊!不要啊!"他不断的喊着,神没有理他,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如同一个猎人,盯着自己的猎物,他想要逃出去,可是他一离开那到阳光,身体就变得十分沉重,带着风呼啸的声音,那把长矛贯穿了他的身体,男子眼里有那么多的不舍,那么多的不甘,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这么死去了,他想叫,想哭,喉咙却被血腥味堵住了,神看着被刺穿的那个男子,将矛收了回来,一个白色的小球从男子身体里飘出,朝着通天塔的方向飞去,随后神就离开了,没有人知道神的样子,神行刑的画面,等他们抬头,只看见一个被贯穿的男子倒在血泊之中,以及那关于审判的话在空中回荡着……  又是一炎热的一天,不到八点,楼下的那棵杨柳树就传来了知了对这炎热的不满的叫唤,他迷糊的睁开双眼,手向床头柜摸索过去,一阵冰凉的触感传到他的指尖,熟练的将它的充电线拔出,然后拿到眼前,轻轻的按下开关,一张新海诚的锁屏动漫壁纸引入他朦胧的眼中,大拇指轻轻的一划,上面显示着各式各样的应用,左上角显示着小小的日期和时间,自言自语:"今天已经八月二十一号了啊。"随后将手机随手一甩,扔在了一边,伸了一个小小的懒腰,在慢慢的坐起,看着前方黑屏的液晶电视,屏幕上倒映着房间和自己的样子,只不过很糊,心里暗想:电视里面的人是不是也有智慧,是不是也在看着我呢?随后又看向窗外,窗户外面的保笼上停着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唤个不停,天空蔚蓝,没有一片云,那条细长的白线伫立在远方,灼热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撒在这片南方的大地上,"啊,难怪不愿意飞,怎么热的天,要我,我也不愿意动。"他这么说着,房门外面就传来了动静,他知道,那早起的妈妈要进自己房间了,果然,不一会儿她就拿着包子与豆浆,打开了房门,"哟?醒了?这么早啊,那就赶紧的把早饭吃了,吃完写会儿作业,你啊,还有10天就开学了,高三不能像高二那样,一天到晚就捧着只电脑和手机了,多看看书……"她还没有说完,就立马打断了她"行行行,我知道了。"她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又说"我中午不回来了,没人给你做饭,你要么叫外卖,要么去菜市场买菜自己做,钱我放在客厅里了,你自己去拿我走了啊。"随后她很熟练的拿起电视柜上的空调遥控板,只听"滴"的一声,外面的鼓风机开始慢慢的失去了响声,空调也不在喷冷气,她将门关上,随后就传来了关门声,接着他在房间发了一会儿呆,等到房间开始慢慢升温,于是穿上短袖与休闲裤,把手机揣进裤子里,打开了房门,朝着客厅走去,墙壁上挂着一张黑白色的一位男子的照片,"早安,爸爸。"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注意点啊,对面76绕后了,奶都注意下该扔大就扔。"他坐在电脑面前翘着二郎腿,对着嘴前的麦克风喊着,指挥着队友,房间的左上角空调呼呼的吹送着冷气,手边上的那杯冰可乐,玻璃杯上的水珠,一滴滴的流在了电脑桌子上,电脑屏幕上激烈的战斗画面,他恨不得把脸都贴上去,终电脑屏幕上出现了胜利这两个字,他摘下耳机,长叹一口气,拿起那杯冰可乐喝了一小口,"啊~舒服。"他感叹着,这时耳机那边似乎在谈论他的一些事情,他又再次带上听他的小伙伴们在说些什么。  "唉,真艰难啊!话说,你们记不记得凌黎在高二期末考前说过,高三开学就去向1班那个女生表白的事情?"一个人问,他脸一红,他想起来了自己当时是怎么说过,当时是对她有点意思,但又不好意思去问,毕竟他自己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然后又被室友骂怂,才一气之下说,高三开学就去表白的话,但是这一个暑假都没和她聊过天,QQ虽然老早加了,还是别人帮他要的,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料陆思沫跟本不认识他,这么去表白等于送死,至于那个女孩,长得白白净净的,虽说不是那种非常漂亮的女生,但是给人一种文静的美,而且他自己也觉得和这个女孩蛮配的。  "咳!接着打吧,今天上铂金。"凌黎尴尬的说,想岔开这个话题,但是他们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接着他讨论这件事。  "对对对,是不是那个叫什么,陆思沫的女生啊?"一个人回应。  "我擦,凌黎,刚啊,高三开学那天什么时候去表白啊,我和你一起去,我要做历史的见证者!"另一个人对他说,没办法逃不开这个话题了。  "那个,到时候再说吧,我也没有想好要不要说呢,万一她有男朋友那我不是很尴尬了吗?"我说。  "慌个GG,先上了再说,管他三七二十的,你就是太怂,你要是刚点,说不定,上个学期陆思沫就被你追走了!"一个人说,其他的人也应和着,凌黎心中暗想,你们几个人什么时候串通好的,突然耳机的另一边穿来了一个人的惨叫声。  "喂喂喂!怎么了吗?"凌黎从声音听出来那是祥,其他几个人也不断的问,但那边却传来一阵电流声,所有人都沉默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暂停了,电流声慢慢的消失后,周围没有一点声音,凌黎终打破了沉默,问:"祥,你没事吧?说句话啊。"但是那边始终没有回应,其他人都慌了,"喂!你不要吓唬我们啊!"另一个人喊着,这时兹啦啦啦的电流声再次穿了过来,"喂喂,听不听得见?"祥说。  "woc,你TM没事啊!那你喊什么,害我们担心的要死。"其中一个人喊着。  "真倒霉,我家附近一个人被神杀了好像,我被神威压的喘不过气来,唉,人啊,造什么孽啊,引来这么群怪物。"祥抱怨着。  "神裁啊。"凌黎知道祥没事后放下心来,随后看向窗外,在蔚蓝的天空的映照下,那座白色的塔立在那里,无边无际的伸展着,仿佛一条分割线,塔通往的就是另一个世界,人类到不了也看不见的世界。"我先下了。"凌黎说,随后他的小伙伴们也说,那不玩了,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虽说人无大碍,但多少对心情也是有点影响的,凌黎下游戏后,打开了网站,搜索了关于神裁这一方面的新闻,还有历史,网站上写着:100年前,通天塔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但因为那个时候人类好奇心过重,触犯了神的领域,被给予了惩罚,那就是我们的轮回,将会由神来决定,神会根据你十世做的事来决定你是否有资格做人。以及一些个案例:件神裁事件发生2014年7月10号年在澳大利亚的的某个小镇,一位叫做格勒姆·威尔逊的中年男子被神杀死;第二件神裁事件2014年8月16号发生在中国的长城上,一位叫沈兰的17岁高中生被神杀死;第三件神裁事件2014年11月31号,中国一位刚刚在重庆出生的孩子被神杀死……后面还有一大推的类似的新闻,凌黎只看了一点点,稍微了解了下神裁,那有没有神裁的幸存者呢?凌黎这么想着,于是再一次搜索着,但是网站上没有一则新闻是关于这个话题的,也就是说接受神裁的人是百分之一百死的,凌黎不经的紧张起来,这时网站上有一个视频,标题是神裁的画面,是一个人拿着高端的录像机拍的,与神裁的地点隔了近5000米,所以没有受到影响,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片的天空是昏黄的与外面的天空颜色完全不一样,还有一群人,跪在地上,远处一道光照了下来,一个女人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不知所措的看着周围,这时神降临了,摄影的人,不停的重复着“oh,mygod!”这句话,随后神似乎在说些什么,那个女子呆呆的站在那里,这时一把金色的矛凭空从神的手上出现,接下来的一幕,让那个摄影的人吓的摄影机都翻了,那把贯穿了那个女人的身体,随后又抽出,一颗白色小球飘出后,飞向了那通天塔,神也就消失了,这个视频也结束了,凌黎愣在了那里,而这类视频下面还有好多,但凌黎已经没有勇气看了。  "嘟嘟嘟。"  电话的铃声打破沉寂,凌黎的手机响起,上面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手机智能提示这是一个诈骗电话,凌黎看了一眼,连接都懒得接,直接挂断了,周围又陷入一片沉寂,他刚想再看看有关神裁的消息,电话又打来了,还是那个号码,他暗想:现在骗子都这么执着吗?他又一次挂断了电话,手指刚刚离开手机屏幕,那个电话又一次打了过来,他叹了一口气。  "喂?你要干嘛?"凌黎冷冷的说。  "你是凌黎吗?这里是A市公安"电话那头不时的传来喇叭的声音还有人潮的声音,凌黎不经的暗想:大哥你要骗人也请你找个安静的地方骗,好吗?对我也尊重点,凌黎刚想挂电话,电话那头却说"你的母亲葛芳在刚才被神杀死了。"凌黎愣了一下,有颤颤巍巍的说"不可能,我妈刚刚去上班,不可能就。。"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说"请你来我们这里办理一下手续吧,谢谢合作,另外请节哀,有些事发生了就无法避免了。"随后电话挂断了,凌黎呆呆的看着前方的屏幕,看着桌面的壁纸不断的变化着,手机摔在了地上,眼里悲痛的泪水不断的下沉,他的脑袋重重的砸在电脑桌上,自己的亲人没了,他一个劲的大哭大喊大叫,他想起今天早上还和自己的母亲说着爱理不理的话,以及嫌她唠叨的态度,不禁的后悔起来,人啊,总是失去了之后才会懂得珍惜,凌黎忍着泪水,想要站起来,却始终站不起来,他依靠双手撑着椅子慢慢站起来,扶着墙一步步的慢慢走向房间,换好衣服,准备去A市公安局办理手续,但泪水却止不住的往下流,他带上鸭舌帽,双眼通红,脸色惨白,眼神中带着悲伤,向A市公安局走去。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公安局的前台问凌黎,因为凌黎一只低着头鸭舌帽挡住了他的脸所以她看不出什么,要是把鸭舌帽摘掉后,她一定会立刻明白这个男孩来这里的原因,"先生?"凌黎依旧没有开口说话,前台很尴尬的说"如果你是要报案左边直走第二个房间,如果你是来找东西的左边直走拐弯个房间,如果。"话还没说完,凌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我是来领尸体的,葛芳的尸体。"声音很沙哑,带着哭腔,前台愣了一下,立马抽出纸巾走到凌黎身边替他拭去眼泪,沉默中,将凌黎带走了。 共 23215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治疗方式
黑龙江的专科研究院治男科
诊断

上一篇:瑞雪迎春

下一篇:不能承受的选择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