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墨香沙压黄沙镇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3:58 编辑:笔名

一.   这年夏天,黄河中下游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旱灾。一眼望不到边的秋季庄稼,由于缺水,大部分都枯萎了。尽管父老乡亲用水车车水,甚至肩挑水,手推车推水等一切办法救灾,但无济于事。   太阳一出,大地上就像流动着一层层热浪一样,闷的人们呼吸都困难。即使是坐着不干活,带着咸味的汗水,像小溪一样,顺着脸颊和脊背流淌不停,直到后来的汗水没有了咸腥味。   黄沙镇坐落在古黄河的河道上,土地都是淤沙,白天沙化的土壤吸收炽烈的阳光,夜晚散发热量,本来就贫瘠的生活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使得这里受灾更为严重。那时候的科技不发达,老百姓都以为是什么事情惹怒了老天爷,才给这里带来灾难。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镇子东头破败的龙王庙,由于年久失修,几乎变成了废墟,很少有人到这里烧香祭拜了。也许是龙王发怒了。   镇子里有两大姓,一个是胡家,一个是杨家。胡家良田百亩,家境殷实,杨家只是属于中等人家,族人大部分是文化人。经过两家商议,决定由胡家牵头,杨家协助,一起修缮龙王庙。号召全镇子的人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不要看平时人们之间互有家长里短的矛盾,但是都很支持修建龙王庙的事情。   这天一大早,晨曦露白,胡家的族长胡有财和杨家的族长杨光文就带领一应乡亲,在龙王庙前的空地上,摆上三牲六畜,各种瓜果贡品,大家一起匍匐在地叩头,祈求老天爷开眼,赶快下一场大雨,拯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正当大家都在地上趴着叩头的时候,有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和尚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闯进了场地,拿起四方桌上的贡品就啃吃起来。当时大家都很惊愕,继而醒过神来,都感觉很气愤。大家冲过去拽住着疯疯癫癫脏兮兮的老和尚就要打,但是老和尚一声断喝,使得大伙都愣住了。   老和尚说道:你们修缮龙王庙我非常赞成,但是你们要听我说一句话,就是挖地基的时候,不要超过三尺。   大家伙不禁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呢?老和尚一面啃着一块鸡大腿一边含含糊糊的说:天机不可泄露。说完自顾自吃起来。   这时候胡有财走过来,一把抓住老和尚的烂袈裟,劈头盖脑打了老和尚几个耳光,胡有财有个傻儿子,一天到晚啥也不干,就喜欢领着一条黑狗胡乱跑。这时看见爹爹打架,就放开了大黑狗。大黑狗一个跳跃,上前一口咬住了老和尚的手腕,并且使劲甩着狗头,血水顿时顺着老和尚的手臂流了下来。   胡有财一边打一边不解恨的说:打死你这个疯和尚,让狗吃了你这个疯和尚,我们祭奠圣灵的贡品你都敢吃,不想活了。   杨家族长杨光文一看这个架势,甚感胡有财太霸道太过分,就用手中的龙头拐杖去敲击大黑狗。大黑狗一看有人要打自己,就丢下老和尚,转身扑向了杨光文。杨广文年老体衰,一下子倒在地上。杨光文有一个女儿,长得花容月貌,名叫婉儿,看见爹爹被大黑狗咬,就扑在爹爹身上,大黑狗就对婉儿又撕又咬。这时候众位乡亲才缓过神来,一起上前把大黑狗给打跑了。   经过了这一番闹腾,大家把杨光文爷两个送回家里了。那个老和尚倒在了地上被拖到了一边也没有人管。   胡有财继续指挥人们开始了修建龙王庙。   当人们挖地基到了三尺左右的时候,一个泥瓦匠就问胡有财:还挖不挖。胡有财说:为什么不挖?泥瓦匠说:那个老和尚不说是到了三尺就不要挖了吗?胡有财说:那是个疯和尚,不要管,继续挖。   就在这时候,回到家的杨光文又回到了龙王庙现场,听见胡有财说的一番话,就大声阻止道:也许这个和尚说的自有道理,再说地基三尺深也差不多了。胡有财一听很是恼怒:这个事情我做主,给我挖。   杨文才一听也生气了,就赶紧走到坑边,想阻止继续挖地基。没有想年老力衰,一个骨碌翻到了地基坑里,恰好砸在了那个挖地基人的身上。而那个挖地基的人脚还在铁锨上踩着,由于杨光文一砸,那个人不自然地一使劲,铁锨就扎了下去,只听半空一声霹雳,人们都吓得捂住了耳朵。   胡有财一听见打雷,就很是兴奋,对着大家伙说:看看,老天爷长眼了,要下大雨了。挖,给我继续挖。把杨光才给我抬到一边去。   就在人们要挖下去的时候,那个老和尚却翻身爬起来,一下子跳到了地基坑里。挡住了。   胡有财这时候是真的生气了,就连打带骂的要人把老和尚抬了出来。正要用拐棍打,突然挖地基的人一声惊叫,只见地基的松土里,一条大花蛇一跃而起,洒下一溜血滴瞬间消失在了空中。   人们当时全部都傻眼愣住了。   想起来老和尚说的话也许是有他的道理,也感觉这个老和尚不简单了。但是这个老和尚是真的疯癫了。手腕上被狗咬的地方,肿的像个六月的大仙桃,渗出来血红的脓水。   只见老和尚走到杨光文面前,傻笑着说:舔舔。舔舔。杨光文无奈的摇摇头,回家去了。老和尚又让周围的人给他舔伤口,没有一个人理会他。龙王庙不几天就修好了。但是除了那天老天爷打了一声干雷以外,还是一样的酷热似火。   不过杨光文家如花似玉的姑娘婉儿也从此疯疯癫癫的了,经常跟在老和尚后面,嘴巴里不知道都说一些什么。   杨光文没有办法,只好把女儿关在家里。   二.   老和尚每天就住在刚修缮好的龙王庙里,只要天一亮,他就沿着大街小巷吆喝,见到任何人就说:那个好心人给我舔舔啊。舔。   人们无不可怜这个和尚,但是看见他神兮兮脏兮兮的,心里就有一种无名的反感。所以大都对和尚敬而远之。   这天,老和尚来到了胡有财家大门口,坐在他家的门前台阶上,点名要胡有财的傻儿子出来,给他舔伤口。   胡有财因为那天的事情被老和尚一闹,伤了一条土龙,乡亲们对他都有了看法,心里正在恼恨着,听见账房先生说老和尚来门前胡闹,气不打一处来,就领着傻儿子带着大黑狗出来了。叫傻儿子放开大黑狗去咬老和尚   这时候恰好杨光文走来,就对胡有财说:还是行行善吧。他毕竟是个疯癫的和尚。   胡有财怒道:就你会做好人,那既然这样,你怎么不叫你女儿给他舔伤口呢。   杨光文听完也不由地怒道:我今天来就是要找你胡家算账的。你以为你家的狗咬了我女儿就算拉倒了吗?害得我聪明伶俐的姑娘现在也疯疯癫癫的。都是你家造的孽。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族长就在大街上吵骂起来,很多人都出门围着看,知道是胡有财仗势欺人,但是碍于胡家家大业大,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大家纷纷劝和。要杨光文回家。   杨光文气不过道:好,既然你胡家容不得这个和尚,我就要帮助他。我现在就去家里,把女儿叫来,让我女儿给这个老和尚舔伤口。   不一会,杨光文就领着疯女儿来到了胡家门口,老和尚依旧是对着每一个乡亲们喊:谁给我舔舔伤口啊。舔。没有一个人应答。   于是杨光文就叫女儿去舔。女儿趴在和尚手腕上,先是轻轻的舔了一下,继而大口的舔起来,看着和尚手腕上的脓包小了下去,诸位乡亲不禁都笑了起来。以为杨家婉儿真的是疯癫的不可救药了呢。   可是,等着婉儿舔完老和尚的伤口以后,对着大伙说,舔吧,真的很甜。人们以为婉儿说的是疯话都不理会。   众人在一片哄笑声里,都回家去了。杨光文也气急败坏的拉着女儿走了。   回到家,女儿一点也不显得疯癫了,婉儿告诉爹爹,老和尚的伤口真的很好吃,很甜,吃起来就想吃鲜桃一样的味道。   于是,第二天,杨光文也去舔了老和尚的伤口,舔过以后感觉满口生津,浑身说不出来的舒坦。   这时候杨光文才感觉这个老和尚不一般了。   三.   从此以后,杨光文每天都给老和尚端一大瓢水喝,爷两个轮流每天都会为老和尚舔伤口。众人看着都会笑话他们家。   但是只有杨光文和婉儿知道缘由,但是老和尚说:天机不可泄露,泄露了什么都不灵验了。   所以他们一直不敢说出来这个秘密。   但是人们看见杨光文一天比一天精神矍铄,婉儿也一天比一天水灵,一天比一天漂亮。问杨光文是怎么回事,杨光文笑而不答,说道:我和婉儿有神仙保佑呢。   可是胡有财家看见杨光文家的姑娘出落的像个天仙一样,就动起了歪脑筋。这一天,胡有财叫账房先生来到了杨光文家。说是要给婉儿保一个大媒。   杨光文就问是哪家的公子,账房先生就说:我想给胡有财家的傻儿子保媒。   杨光文一听就傻眼了,怒道:我家婉儿不说漂亮,就是一般的女孩子也不能嫁给一个傻子啊。就把账房先生赶出了家门。   第二天下午,所有杨家的人都来找杨光文了。杨光文问大家伙有什么事情。一个族人哭诉道:胡有财把持了全镇一口还有水的水井,不让杨家人挑水喝。   原来黄沙镇一共打了三口水井,镇子是东西走向的一条大街,东头高西头低,东西和当中各有一口水井供养人们。杨家大部分人住在东头,由于地势高,天旱,所以东头和当中的水井已经没有水了。只有西头胡有财家门口的一口水井还有水。现在胡有财放出话来,要是杨光文不答应把女儿嫁给他家的傻儿子,就不让东头和当中的人挑水喝水。   正在这时,胡有财家的账房先生哭哭啼啼的也来到杨光文家,说:杨老先生救救我啊,你要是不让我给你家婉儿保媒,胡有财就要把我全家赶出去。这灾荒年,我到那里去啊,你行行好吧。   杨家人也是一片哭声,求杨光文还是答应这门亲事吧。   杨光文作为杨家的族长,一看事情到了这种份上,很是无奈,就征求婉儿的意见。   婉儿走出堂屋门,站在台阶上对各位乡亲们说:好,为了众位乡亲,容我今晚和父亲好好商议一下,明天回答你们好不好。   这时候人们一阵欢呼,都说族长和她女儿深明大义,救人于水火之中。是大恩大德的大菩萨转世。   人们都走了,胡家的账房先生也笑眯眯的向杨光文拱拱手,给胡有财报喜去了。   四.   这天晚上,杨光文领着婉儿找到了老和尚,老和尚早就知道了爷两个的来意。就如此这般的附耳交代一番。   杨光文和婉儿欢喜而去。   第二天,杨家一干族人还有胡家账房先生众人,早早就来到了杨光文家,满满的人站立了一院落。   梳洗打扮利索的婉儿搀扶着爹爹杨光文对着父老乡亲们说:我们爷两个商议了一夜,为了众位族人和账房先生等。决定答应这门婚事。   大家伙一阵鼓掌欢呼。杨光文摆摆手又说道:但是我有个要求。不知道诸位能不能给我传达。   只听账房先生朗声说道:杨老族长,只要你答应这门婚事,什么事情都好说。尽管说来听听,只要胡家能办到就行。   杨光文清清嗓子,说道:我要求胡家从今天起,准备三十只鸭子,由那个老和尚每天杀掉一只,一直要等到鸭子杀完,我就让婉儿嫁到胡家。看大伙和胡家有意见没有。   账房先生说:这件事情其实不难,但是容我先回去向胡有财禀报以后回话好吗?就一会的功夫就能转回家里来。稍等勿躁。   说完账房先生就回去向胡有财禀报并商议去了。   在场的杨家人却感觉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说杨光文这个条件吧,还真不算是什么条件,说不是条件吧,却也是个条件,不知道杨光文族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的说,何不趁着这个机会狠狠敲胡家的一大笔竹杠。有的说,干脆叫胡有财来杨家大院当面跪下求亲。   正在人们七嘴八舌愤愤不平的时候,账房先生满头大汗一路小跑来了,立定以后喘着大气说:我们家掌柜同意了杨族长你的要求。从今天起,就按照你的要求行事就是,但是不允许反悔。   杨光文答道:儿女亲事,不是儿戏。再说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众人散去,从此就有了水喝了。   五.   老和尚由于近被杨光才父女两人轮流吸舔,手腕上的伤口已经痊愈。这天一大早,就来到了胡有财家门前。   老早,胡有财就带着傻儿子拿着一只鸭子在等候着老和尚。   老和尚也不说话,左手掂着鸭子,右手拿一把刀,边走边喊:杀鸭喽。杀鸭喽。然后满大街小巷的乱串。直到夜间很晚才会把鸭子杀掉。   胡有财很是纳闷,怎么也想不通这个未来的亲家耍什么把戏。不过他知道杨光文无论如何也不敢和自己斗的。也就不去想很多了。   老和尚每天去胡家门口拿一只鸭子,不经意间已经是第二十九只,第二十九天了。   这第三十天的早上,天气格外闷热,一大早的太阳昏黄,人们出门,一脚踩在地上,就是一股子尘烟四起,整个世界就像是个大蒸笼。   胡家已经在安排迎娶婉儿的婚事了。   杨家也在准备送婉儿出门的彩礼了。   老和尚依旧从胡家拿走了一只鸭子,这天他吆喝的特别卖劲,以至于声嘶力竭,嘴角都有血丝渗出。   这天太阳下山后,是个没有月亮的黢黑头天,伸手不见四指。只有老和尚凄厉的喊声震荡在黄沙镇的大街小巷。   人们因为干旱已经很不耐烦了,每天听这个老和尚吆喝,都快要烦死了,有人道,好在明天就没有鸭子了,让老和尚使劲的喊吧。就忍这个晚上就好了。   午夜时分,往常这时候都已经杀掉了鸭子的老和尚这次很反常,还没有把鸭子杀掉,还在大街小巷像鬼嚎一样的吆喝着:杀鸭啊,杀鸭。乡亲们注意了啊,杀鸭了。   当老和尚走进杨光文家的时候,已经是二更天了,这时候的黄沙镇,人们已经全部进入了梦乡。   老和尚领着杨光文和婉儿,来到了龙王庙前,杀掉了一只鸭子。叫爷两分别跪在自己左右,对天叩头,并且再三嘱咐把眼睛闭上,不准许睁眼。   忽然一场大风刮起,飞沙走石,杨光文和婉儿感觉自己像是腾云驾雾一般,等到老和尚要爷两个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东方初晓,回头四望,周围全部成了黄沙岗。再也看不见黄沙镇了。就是连那个老和尚也不见了。直到这时候,杨光文和婉儿爷两个才恍然大悟,老和尚说的舔舔两个字,其实是甜甜。老和尚说的杀鸭其实就是指的这场沙尘暴。也暗自在心里说,好人还是有好报的啊。   这就是人们后来传说的沙压黄沙镇的故事。     共 512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交障碍的常见症状类型
昆明治癫痫的医院
昆明哪有治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