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那片蔚蓝色

发布时间:2019-06-25 00:50:02 编辑:笔名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50%, 防盗时间24小时跟在他身边的警察嘿嘿一笑,说道:“肖队,看来你上学那会儿也有故事啊。∏杂ξ志ξ虫∏”肖寒瞪了他一眼, “别废话了,咱们先去老师办公室吧。”小警察在他转身之后, 忍不住呲牙,还不是他先提起来的。实验室楼虽然和教学楼有天桥连着, 不过除了上课之外, 大家都不爱往这边跑。所以有些学霸嫌教室太闹腾, 都会到这边来背单词或者看书。三楼化学实验室的走廊前, 穿着校服的高瘦男生, 趴在栏杆上。他手指上正转动着一张卡片, 看起来是一张身份证。对面是学校的观景湖, 原本夏日里茂盛的花草树木, 此时稀稀落落,处处透着冬日里的萧条。夏天里这个湖边小树林里时常有情侣躲在里面约会,学生会甚至还组织过突袭检查。这会儿是冬天,依旧还能看见一两对男女躲在里面。“宋沉, 你在这儿, 找你半天了。”身后一个男声传来, 靠在栏杆上的男生, 手掌动作一顿, 手指尖的卡片差点从栏杆上掉下去。宋沉转头, 看向身后的人,是班里的学委。学委拍了下他的肩膀,低声说:“王老师到处找你呢,让你赶紧去他办公室一趟。”王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宋沉把手中的卡片拿好,低头塞进自己的校服裤子口袋。没一会,高瘦的男孩出现在老师办公室内,此时办公室里除了王老师还有就是政教处主任,以及他没见过的两个男人。王老师见他来了,招手:“宋沉,你过来。”肖寒一转头,就见一个极有少年俊气的男孩站在门口,他神色淡然,身上有着一股高中生极少见的沉着。他心下暗暗点头,这种男生确实够受女孩欢迎的。只不过欢迎到,宁愿背上杀人罪名,是不是有点儿太离谱了?王老师一脸担忧地看着宋沉,又对肖寒说:“这孩子是我们班,不,应该是我们学校里让人省心的孩子,次次成绩稳定在前三。”显然,在老师心目中,只要是成绩好的孩子,那就一定是让人省心的。肖寒笑笑:“我们只是来了解情况而已,老师你不必担心。”肖寒朝对面一张空椅子抬了抬下巴,笑着说:“宋同学,你先坐,不要紧张,我们只是来了解情况的。”谁知宋沉安静地坐下,脸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肖寒尴尬地扯扯嘴角。随后他看似很无意地开始提问,关于陈锦路的事情,其实今天已经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毕竟死者家属在网上大闹了一通之后,包养杜如丽的陈鸿源被人曝光,陈家的其他人也没逃过。陈锦路在学校就不是个省事的主儿,认识她的人不少。这年头学生各个都有手机,所以高三九班有个女生杀人的事情,简直在学生里爆炸开传出去了。“你和陈锦路平时关系如何?”宋沉:“不熟。”肖寒凝视着他的表情,心底却是后悔,早知道应该把那位蔚小姐带过来,她在观察人的微表情方面可是个专家。直到,肖寒装似无意地问:“陈锦路有没有什么东西,曾经交给你保管过?”王老师在一旁急了,说道:“警察同志,陈锦路平时不怎么爱上学,她和宋沉真的不是很熟,只怕连话都没说过几句。你要是不信,可以叫咱们班上其他同学来问问。”一旁的政教处主任也点头,“对啊,这个陈锦路在学校一向都是无事生非的人,几次被学校记过处分,宋沉可是我们学校里重点学生,怎么可能跟她有什么关系。”两位老师,都争着帮忙说话。而一直坐在椅子上的男孩,却突然抬起头,“有,她有东西交给我。”……警局的食堂,很少像今天这么热闹。就连很少来吃饭的人,都特意拉着同事下来,只因今天出现在食堂的人。蔚蓝坐在位置上,面前是刚才食堂阿姨特地给她打得饭菜,份量多,菜色不错。她拿起筷子,看了眼对面男人盘子里,明晃晃的鸡腿,“这个食堂阿姨很喜欢你啊。”何止是食堂阿姨喜欢他,只要稍微抬头看过去,但凡现在在食堂吃饭的,没有人不在偷瞄他们这桌,简直是万众瞩目。男人不搭理她,更不抬头看她。蔚蓝轻笑,刚才审讯室的时候,她说完那句话,面前的人反应不要太大,几乎是摔门而去。她慢条斯理地开始吃饭,对面的人低头吃饭,吃得又快又多。她突然伸脚,在桌下轻轻地踢了一下。秦陆焯抬头。蔚蓝无辜地看着他,“秦队长,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别这么叫我。”蔚蓝微挑眉,“秦、先、生。”她一字一句,叫得刻意。蔚蓝虽然不爱玩社交媒体,不过也曾在朋友圈偶尔见过,有人在称呼自己男朋友或老公时为某先生。当时刷到信息,不过一带而过。此时秦先生三个字喊出来,感觉……居然还很不错。秦陆焯撂下筷子,直勾勾地盯着她,存心不让人好好吃饭是吧。他皱眉:“好好说话。”“那我应该叫你什么?”秦陆焯不耐烦,“随便。”反正不叫这个就行。蔚蓝轻轻哦了一声,表情带着微得色,“那还是秦先生好了。”秦陆焯看着她,这次他懒得再说话,低头拿起筷子,居然有种认命的感觉。蔚蓝淡笑,又吃了两口之后,慢条斯理地开口问道:“你还没说,对这个案子什么看法呢?”“你不是已经胸有成竹。”秦陆焯没直接回答她,反而是意有所指。蔚蓝偏头,“可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她的声音很轻软,并没有刻意压低,只是微上扬的语调,透着一股撒娇的媚。只怕这声音里的不同,连蔚蓝自己都没察觉到。刚说完在,有个小警察小跑过来。“秦队,蔚小姐,肖队长带人回来了,请你们过去。”他们迅速吃完饭,赶回审讯室。穿着校服的少年已经被带进了审讯室内,此时他一脸淡然地抬头,看着墙角上发着红光的摄像头,表情丝毫淡定地仿佛自己坐在的不是警察局。肖寒边看边摇头,“这小子要是真犯罪,是高智商犯人。”跟着他一起去学校的小警察齐晓点头,跟进来的蔚蓝说:“蔚老师,你是没看见他之前的模样,比这还淡定呢。”进去两个人开始追问他昨天晚上在哪里,谁知宋沉一直不说话。直到审讯的警察略恐吓地说,“你不要以为你不开口,我们就拿你没办法。”谁知,警察刚说完,宋沉身体微动,他一只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不止是坐在他对面的两个警察,就连在旁边监察室的几人,都定睛看向他的手掌。肖寒:“卧槽。”他立即打开门,冲到隔壁。半分钟后,蔚蓝他们看着他打开审讯室的门,冲到少年面前,将他手上的卡片,夺了过来。几分钟后,监察室的人低头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两张身份证。照片上的少女,略有些严肃地看着镜头。“居然他妈有两张身份证……”肖寒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没一会,被他派出去的齐晓又回来了,他低声说:“肖队,查清楚了,陈锦路一个月前确实补办过一次身份证。”“而且我们也去宋沉说的那个小旅馆查过了,他们昨晚是十二点入住的,不过宋沉没带身份证,陈锦路给了老板三倍价钱,两人都没登记就住进去了。只不过宋沉凌晨两点离开,陈锦路是早上八点。”所以这也就是陈锦路昨晚没有酒店入住登记,也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原因。肖寒张张嘴,随后怒骂道:“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儿。”杜如丽被证实的死亡时间是昨晚一点到一点半。折腾了大半天,居然是一出闹剧,这两高中生以为自己是在演电视剧呢,还替对方承认罪名。肖寒气得不得了,嘟囔:“我非给她办一个给假口供的罪名。”话虽这么说,但是肖寒也没这么做。在证实了他们的不在场证明之后,肖寒还是让人给他们重新录了口供之后,准备把人放了。陈锦路被放出来之后,看到宋沉,眼圈微红。宋沉皱眉看着她,怒道:“你他妈是猪啊。”肖寒微愣,直到蔚蓝看着他,低笑道:“肖队长,看来你在问话的时候,给他透露了太多东西。”蔚蓝看着面前的少年,虽然她曾经数次在陈锦路的治疗过程中,听到这个名字。可是次见到,他依旧叫她惊讶。肖寒不懂,此时一旁的秦陆焯淡淡道:“他知道你在找陈锦路的身份证,他也是故意跟你回警局的。”简而言之,一个少年耍了两个警察。他或许只是想让警察带他回来,为了见面前的少女,确认她的平安。肖寒目瞪口呆,然后赶紧挥手,喊道:“齐晓,赶紧通知他们家长来领人吧,现在孩子都什么品种。”吓人。没多久,宋沉的父母赶到,大概是学校的老师通知他们的。当宋母看见儿子和陈锦路并肩站在一起,脸色登时冷了下来,上前就将宋沉拽了过来,当着所有人面斥责道:“宋沉,我跟你说过什么?”“你是有品质的人,要跟有品质的人来往。有些不三不四的人,你怎么就不知道躲躲呢?我都听你们老师说了,这件事我必须要跟校长反应,还有半年你可就要高考了。你是重点生,怎么能叫这些人影响了。”宋母的指桑骂槐,叫陈锦路面红耳赤。蔚蓝看着平时张牙舞爪的纨绔少女,在喜欢人的母亲面前,竟是一言不发。陈家的律师正在办理相关手续,并不在身边。于是蔚蓝上前,直接拉着她的手,低声说:“我们也回去吧。”谁知,她上前之后,宋母反而挡在面前,毫不客气地说:“这位小姐,想必你是她的家长,那么有些话我也当面直说了,这位陈同学在学校里的言行我也是有所耳闻的,现在倒是好,杀人案都扯上关系了。或许你们家确实是很有钱,但是不好意思,我们这样的家庭,不喜欢攀附富贵,也麻烦她以后少和我儿子来往。”蔚蓝一言不发,身后的陈锦路,更是垂着头,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此时,一直站在走廊另一边的秦陆焯,缓缓走了过来。男人走过来,低头看着气势汹汹的妇人,直到他沉着声音问:“说完了吗?”宋母看着面前气势凌人的男人,他面无表情地样子叫她有些惧怕,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秦陆焯伸手搭在蔚蓝的肩上,又淡淡扫了一眼宋母,“别人家的孩子,不麻烦你教训。”说着,他揽着蔚蓝往前走。见他们三人走过去,宋母心惊之后,又在身后忍不住嘀咕,“果真是一帮没素质的人,神经病。”她这句话声音不小,就连走廊里站着的其他人都听得一清二楚。蔚蓝站定,身侧的男人低头瞥了她一眼,也跟着站定。至于陈锦路,此刻她就像一个破碎的娃娃,被蔚蓝牵着,蔚蓝停下,她也跟着停下。蔚蓝确实是不太在意宋母的不客气。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她甚至比这个更严重的都见识过。只是有些人似乎天然就觉得,自己高尚地能凌驾其他所有人,却不知如果扒开表面那层皮,她比谁都不如。蔚蓝缓缓转身,望着对面的宋母,“神经病?”宋母没想到她会停下来,她木讷地看着蔚蓝,就看见对面这个好看地过分的姑娘,突然嘴角上扬,脸上绽放着说不出的笑意,使得她原本淡然清丽的五官,一下变得张扬。蔚蓝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维持着一段表面风光很辛苦 吧?”“明明自己的人生不如意,却把所有的期望和压力都转嫁给自己的孩子。我劝劝你,倒不如早点儿看医生,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一味地逼迫他,把他逼上绝路。”宋母忍不住抓紧手中的LV包,这是她仅剩的一只了。她没想到蔚蓝看起来清冷的一个人,说起话来,就跟刀子一样,又硬又犀利。她张张嘴,强撑着一口气说:“你这个人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就是嫉妒我家宋沉,我儿子他好着呢。”她刚说完,身后传来少年的声音。那个在他母亲出现后,就再没开口的少年,终于出声。宋沉转头对旁边的警察:“我要自首。”“三个月之前,我曾经在学校里三楼推翻一个花盆,砸伤一个女同学,所以,我要自首。”随后,沈放推门进来,在瞧见蔚蓝的时候,虽然挺开心,不过没多少惊讶。刚才他进来之前,就已经有人偷偷跟他报告过,今天秦总带回一个特漂亮的姑娘。秦陆焯身边亲近的人就是沈放,他身边哪有什么女人……刚这么想着,他就想起那天在烧烤店遇到的人。这不,还真被他猜对了。沈放:“蔚小姐,你来了。我刚回公司,没亲自迎接,失礼了。”“你对待每个人都这么客气吗?”蔚蓝见他这么郑重,浅笑道。沈放立即摇头,表示:“那当然不是,只有你我才这么客气,毕竟你是我们老大的朋友。”秦陆焯见他这幅热情似火的模样,瞧着有些心烦,“没事就回去上班?是不是手头上的事情太少了?”沈放一听,心都要塌了。上回秦陆焯说这话的时候,沈放真的足足忙了一个月才休息。中间别说放假,就连脚沾地的功夫都没多少。于是,沈放赶紧找借口溜了。只是等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想了想回头,“蔚小姐今晚就别走了,一起吃顿饭啊。”蔚蓝启唇,正要回他。谁知坐在椅子上的秦陆焯,瞧了他一眼,半讽刺地说:“要不今天晚饭让你请了?”沈放正想说好,转念一想,自己这不就成了电灯泡。再看着秦陆焯的脸色,哪里不知道自己要是再敢多留一分钟,别说这个月没休息,估计到过年前,他都没想消停。他赶紧溜之大吉。等沈放走了之后,蔚蓝回头看他,淡淡道:“我们也走吧。”秦陆焯皱眉,没吱声。直到蔚蓝指了指角落的猫笼:“送秦小酒去宠物医院吧,我怕它这么挠下去,后腿伤势更重。”秦小酒是个不安分的猫崽子,这会儿被关在笼子里,就没消停。,秦陆焯还是起身,单手提起猫笼。他看着蔚蓝;“我会送它去的,你不用特意跑一趟。”“它好歹是我爬到树上救下来的。”一句话,还真堵地秦陆焯没话说。他低头看着笼子里的秦小酒,心道:狗崽子,没事给自己弄了个救命恩人回来。两人一块出来,这次,秦陆焯直接领着她到了一辆黑色越野车旁边。上车之前,蔚蓝自然地接过他手里的笼子,低声说:“我来拿吧,你开车。”分工挺明确。他的车跟他这个人一样,干净利索。上了车之后,除了一包纸巾之外,车内再也找不到第二件多余的装饰品。开车去宠物医院的路上,蔚蓝问:“怎么想起来养猫?”按理说,以他的性格,即便真的养宠物,养得也应该是大型烈犬。猫太过娇气,他会嫌麻烦。这次,秦陆焯倒是很配合地回答了。“它藏在我车轮里,被我发现,就养着了。”秦小酒是只流浪猫,因为天气太冷,喜欢藏在车轮里。结果就偏偏很巧地藏在秦陆焯车轮里,又偏偏很巧地是,一向连给自己弄口吃的都嫌麻烦的秦陆焯,居然在那天、那一刻,看见这么个软软小小的东西。心软了。结果,事实证明,他确实有瞎眼的时候。秦小酒刚到家的那两天还乖巧地不敢四处乱跑,后来发现自己是这个家的一员,就开始蹬鼻子上脸,完全暴露本性。所以在听到蔚蓝夸它乖的时候,他没克制地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到了宠物医院,这会儿人不是很多。很快护士就领着他们一起过去,因为之前秦陆焯刚领养秦小酒的时候,就带它来这家医院打过疫苗。这么英俊高大的帅哥,抱着一只猫过来,简直融化了这里所有未婚姑娘。当他们进入医生办公室,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一脸温柔地抬头看着他们,却在视线触及到蔚蓝时,那张明显刚涂过口红补妆的面容,出现一丝不敢置信的失望。待秦陆焯将情况简单说明后,医生一边给秦小酒检查,一边频繁地看向他们两人。蔚蓝并肩站在他身边,虽未太亲密,可是她实在长得太过显眼。肤白貌美,穿着大衣虽然将身材裹着看不见,却依旧显得高挑,打扮虽简单,处处透着气质。女医生明明已经早旁敲侧击过很多次,确定秦陆焯没有女朋友,她心底一分心,下手检查的动作明显重了些,秦小酒喵地叫了一声,险些窜出去。秦陆焯皱眉,他也看出来女医生的分心了。只是他没做声,旁边的蔚蓝伸手挽住他的手臂,淡淡道:“我们还是先出去等着吧,免得打扰医生检查。”秦陆焯低头,看着她挽着自己手臂的手指,纤细,莹润。手是真好看,就是放错了地方。只是他到底没当着别人的面,甩开。刚出了门,他立即松开她的手,看了她一眼,别开头之后,刚要说话,却被身边的人抢了先。她说:“不用谢我。”秦陆焯被她气笑了,再次回头睨了她一眼,单手插在兜里:“谢你?”“刚才这位医生,喜欢你。”她说。……他淡淡道:“别胡说八道呢。”这次,蔚蓝笑而不语。倒是秦陆焯想起之前手机里,几次都收到医生发来的短信,提醒他养猫的各种注意事项。当时他还在想,现在医院的服务倒是人性化。只是没想到,这份人性化,只对他一人服务。他们再次进去之后,女医生的态度明显公事公办了许多。秦小酒后腿没有骨折,不过在树上弄伤了,所以腿上的猫毛被剃了一圈,又裹了药。“送你回去?”站在车旁的时候,秦陆焯已经伸手拉开车门,整个人犹如融进这黑幕之中,只有那双眼睛,亮地有些过分。不过说完,他低头看了眼,腕上的手表。蔚蓝摇头:“不用,我的车停在你们公司附近,你送我回你公司就好。”两人再次上车,开车回了公司。这次车内明明没人说话,可气氛却越发轻松。因为临近下班高峰期,回来明显堵了许久。等车子在公司门口停下,外面已经华灯初上。周围霓虹交织,路边昏黄灯光,顺着马路犹如长龙般,蜿蜒而下。秦陆焯把车停下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后座上的猫笼,秦小酒上了药之后,一直挺乖的。他开口:“晚上想吃什么?”正在解安全带,准备下车的蔚蓝,回头看他,眼波流转,“你要请我吃饭?”“你救了秦小酒。”他是替自家的小畜生还债。不过这顿饭,到底没吃成,因为蔚蓝临时有事离开了。秦陆焯干脆提着秦小酒的笼子,回了公司。他这人在吃的上面没那么多讲究,以前在警队的时候,吃警队食堂。现在自己开了公司,又是天天吃公司食堂。沈放出来正好碰见,见他独自一人,还往后瞧了一眼。刚才有眼线偷偷跟他说,秦总是跟那位漂亮小姐一起离开的,沈放还觉得自家老大总算是铁树开花。谁知这才多久,就吃完饭了?

北海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济宁治疗癫痫哪家好
苏州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