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卫生部副部长称现有医改方案或令院长们失望

2018-08-13 12:33:08

黄洁夫谈医改

“大家都在期待医改方案的出台,但我想,现有医改方案并没有抓住主要方面。现在各界谈的都是宏观的思路,但微观有何举措,怎么使方案切实可行,我认为有很大的欠缺。

我认为中国医改最关键的不是钱,而是人,是操作的人,是600万医务工作者。

老祖宗常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其实对于我们医疗的情况,人民群众的抱怨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没有体制的改革,如果大家都不从自己做起,都不想损害自己的利益,医改是不可能成功的。”

文/任珊珊、陈翔、刘旦、舒涓、李婧、方利平、刘彦广、赵琳琳、谢绮珊、柳建云

如果没有医务人员队伍的积极性,创造性,任何的医改方案是纸上谈兵

卫生部副部长称现有医改方案或令院长们失望

,不会成功。

一个多月前,由广东医学界人士牵头制定的第十套医改方案提交卫生部。至此,千呼万唤难出来的医改方案究竟是“十选一”,还是“十合一”?这个谜底在两会期间仍难揭开。

昨天上午,医卫界政协委员在小组讨论时,纷纷就医改方案发表意见。“近两万家公立医院怎么做?据我所知,现在所有的方案都没有提这件事。”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小组发言中就指出。

“医改方案还没出来,仍有修改可能,但政府的投入肯定会增加。”在会后接受访问时,黄洁夫表示:“这次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的意见、建议,将会体现在医改的最终方案里。”

他认为百姓对医改方案不能抱有过高期待,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就做什么事,党和国家已经在尽力,但“医疗是一个无底洞”。

委员:多讨论医改尽快制定《卫生法》

“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很遗憾在政协报告里面没有谈到太多。”昨天上午,医卫界小组讨论刚一开始,接连几位委员言必谈“医改”。尽管主持人解释,对医改着墨不多是受政协报告性质决定的,连任两届的香港医管局主席胡定旭委员仍然坚持“希望接下来的讨论能多谈点医改,毕竟医改涉及大局”。

“医改必须杜绝医生的报酬和药物销售使用量挂钩的做法。”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原副主任赵炳礼说,不能谁开的化验单多,谁就拿钱多。“医生好坏不能这样评判。谁的并发症少,病人用钱少,这才行。工资从哪儿来?我倾向于财政拿钱。”赵炳礼认为,公立医院最多讲“不以盈利为目的”,但不能说只许赔钱,不能赢利。他建议国家尽快制定《卫生法》进行规范。

黄洁夫:医改最关键的是人不是钱

“大家都在期待医改方案的出台,但我想,现有医改方案并没有抓住主要方面。”作为会议主持人的黄洁夫表示,医改的大方向已经确定,就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逐步实行全民覆盖的基本医疗卫生体制。“但是,现在各界谈的都是宏观的思路,微观有何举措,怎么使方案切实可行,我认为有很大的欠缺。”

“首先是投入。很多人认为,政府投入不足,这是事情的一个方面,但不是主要方面。最新的材料显示,美国去年人均医疗费用6450美元,香港呢?”黄洁夫停顿了思索了一下。“香港是人均4000港元。”一旁的胡定旭马上接招。

“我国人均GDP才两千美元,如果我国完全按照美国等先进国家的经验来设计我们的医改,一定不可行!”他指出,医改必须要结合国情。“我认为中国医改最关键的不是钱,而是人,是600万医务工作者。怎么让他们在医改中起到主力军的作用?我觉得很欠缺。”

黄洁夫表示,现有的十套医改方案可能会让院长们“很失望”。如果没有医务人员队伍的积极性,创造性,任何的医改方案是纸上谈兵,不会成功。

黄洁夫也指出,现在很多医院院长都在等待医改方案的出炉,而不是主动去探索医改,这就达不到医改目的。“老祖宗常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其实对于我们医疗的情况,人民群众的抱怨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没有体制的改革,如果大家都不从自己做起,都不想损害自己的利益,医改是不可能成功的。”他认为,中国近两万所公立医院必须在体制上走出适合中国国情的路子,“如果还是目前这样的体制,医院有15%的零批差价,93%以上的医院靠自己挣钱,那么医院和医生一定会追求利益,因为他要活下去。”

黄洁夫:社区医生不应是低水平医生

社区医疗是城镇医疗改革的重点。而在很多地区,原有的城镇三级医疗变成了“大医院+社区”的两级模式。目前,“大医院留大医生,社区留小医生、没有经验的医生”是一个普遍现象,也由此引发群众对社区医院的不信任。

黄洁夫指出,社区医生实际上是全科医生,而不应是低水平医生。在香港,全科医师是专家,但国内把全科医生当成低水平医生,“从一开始就错了,谁愿意到社区?老百姓怎么去相信社区医院?”他指出,社区医疗需要的是能够扎根基层的医生,能够在基层解决实际问题的好医生。

医改方案十大版本

◆北京大学版:增加投入2000亿

由政府承担对全民的健康保障,建立人人参与、人人享有的健康保障体系——把卫生总费用控制在GDP的6%以内,结构上逐渐增加政府投入,降低个人支出。参照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中国政府应该投入的卫生经费是3500亿~4000亿元,而现在不到2000亿元。

◆复旦大学版:政府不可能全包下来

无论是医疗服务,还是社会保障,政府不可能全包下来,医疗卫生的公共筹资应该是“社会医疗保险+政府预算投入+个人现金投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版:贫困人口减免费用

构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通过政府财政投入,按照确定的服务项目,向城乡居民提供大致均等的、免费的公共卫生服务和只需要个人分担少量成本的基本医疗服务。对于贫困人口,需要个人付费的部分给予减免。

◆世卫组织版:公平、效率、质量

世卫组织专家用“公平、效率、质量”来定义中国卫生系统的改革目标。由专业保险机构作为病人的代理人,向医疗机构购买服务,以判断病人的钱花得该不该、值不值。

◆世界银行版:保密状态

◆麦肯锡版:保密状态

◆北师大版:患者无需向医院付费

政府向医疗机构直接购买服务,按照参加医疗保险的人数,通过核算确定每个人每年的基本医疗费用,政府直接向医疗机构支付。患者无需向医院付费,而是直接将保费交给政府的医疗保险机构。

◆人民大学版:侧重“小病”诊治

政府主导与市场机制要合理搭配,财政补供方与补需方要并重,对医疗单位和医疗保险都要有拨款。实行积极的医疗干预政策体系,侧重小病早诊断、早治疗。

◆清华大学版:不搞全国统一模式

针对不同地区设计不同制度,不搞全国统一模式。

◆医疗界版本:8亿人医保费由政府负担

建立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绝大多数农村人口及城镇经济困难人口均被列入低收入人群,数目应在8亿人左右。对这8亿人口,政府应担负起他们的主要医疗保险费。


长高的有效办法
征地赔偿
拆迁补偿标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