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神医素手皇上别碰我

发布时间:2019-06-24 17:35:05 编辑:笔名

“姑娘和宰相大人真是父女情深啊,不过本王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如若日后姑娘想家了,本王可以陪你回来一趟。∧杂∏志∏虫∧”傅子筹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终于把目光落在了北唐芊越身上,思索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眯了起来。、“倒是北唐姑娘自从结巴好了,变得伶牙俐齿了。”北唐芊越望着傅子筹一副探究的神情,心里恨的牙痒痒。“那么多年讲话不利索,换了王爷你可不得一次性给讲回来嘛。”芊越假笑。“越儿。”北唐宰相看自己的女儿越讲越不像话,生怕芊越未进门就得罪了未来夫婿,赶紧用眼神示意北唐芊越住嘴。眼看着气氛就要变尴尬,北唐宰相望望傅子筹的脸色,还不算太臭,赶紧为两人牵起了红线来。宰相赔笑着看向傅子筹提议道:“王爷,您看您和小女平日也不多见面,今晚花灯节,不如让小女陪您出去走走怎么样?”傅子筹抿了抿薄唇,没有要领宰相情的意思。“罢了,本王今夜约了七爷,不好失约…”“就是就是,再说了爹爹,我不是和你说了我约了林侧妃共赏花灯节嘛是,失约了不好,不好…。”北唐芊越急急摇头,她才不要和这个木头脸出去,上次他那个侧妃推她下水的事她还没和她算账呢!今晚京城花灯节,月黑风高,人多口杂,漆糊妈黑,四面楚歌,她正好可以按下黑手,一举得逞嘿嘿……。咳咳。都是些什么词儿。不过言归正传,今晚林烟颖那个小婊砸是逃不了了,就等着被她的黑暗魔抓蹂躏吧!…。傅子筹余光瞧见北唐芊越一副避他如蛇蝎的样子,突然就有些不爽,起了点玩弄她的意思。想他堂堂睿亲王,整个京城有哪儿个女子不喜欢他,她区区一宰相嫡女难不成还能嫌弃他?“不过本王细细思索了一下,又觉得本王对北唐姑娘确实了解的甚少,正遇上花灯节,两人多了解了解也好。”“哈哈,如此甚好,那,老臣今晚就把爱女交付给睿亲王您啦!”北唐宰相笑的一脸皱纹都加深了一点。“至于七爷那儿,老夫命人去替王爷您告知,王爷您就放心好了,七爷如此风流的人物,定是会理解您对小女的一片钟情的”傅子筹颔首,北唐宰相看傅子筹难得这么顺他的意,笑的更开心了,赶紧招手叫来了下人,吩咐了一通要注意的事宜,生怕傅子筹临时变卦。北唐芊越无奈的低头扒饭,戳菜,戳菜,她戳戳戳,这两个男人就这么将自己晚上的行程订好了,哎。古代女子的悲哀啊。不过她这么放林烟颖的鸽子不太好吧,切,有什么不好,反正是她老公让她陪他去的,她要算账找傅子筹去。“那恭敬不如从命啦,芊越吃饱了,先去换件衣裳。”宰相点点头,为自己女儿的懂事而感到欣慰,转头严厉的对云碧道:“好生服侍你家小姐,打扮好看一些,别丢了我们北堂家的脸才是。”“是,老爷。小姐天生丽质,不打扮模样也是上乘的。”“嗯。”北唐宰相闻此面色一柔,似乎想起了什么,不过瞬间就恢复了过来。“好了,下去吧。”傅子筹微微侧眸看了北唐芊越一眼,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有淡淡的笑意,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芊越没多注意便和云碧急急退了下去,毕竟和一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夫同坐一桌用膳气氛着实尴尬。一路走回北唐芊越自己的院子,北唐芊越一把推开屋门直接瘫在粉色的床上。真是累死她了,学古人说话真的得一字一句的斟酌,哎。想她韩大医生以前人前人后簇拥,专心研究医学就好了,哪用管那么多烦心事,幸好她有个混娱乐圈的妹妹,她才对古事略知一二,不过还真只是略知一二…好险。云碧见北唐芊越趴在床上就直接不起来了,心急起来。“小姐,你快起来吧,奴婢给你梳妆打扮一下,一会准迷倒王爷,奴婢保证王爷见到小姐以后都不想多看那林侧妃一眼。”北唐芊越一个鲤鱼打挺的坐了起来,有点心动。倒不是她想迷倒傅子筹,而是…她垂涎这幅脸蛋好久了!天生的底子就这么好,不知打扮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也好。”北唐芊越故作沉稳的拍拍云碧的肩膀“还是你想得周到。”云碧兴奋的把北唐芊越拉到铜镜前,二话不说,便在芊越的头上忙乎了起来,北唐芊越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望着铜镜里自己的变化,谁知道云碧要倒腾那么久。没一会儿,北唐芊越就打起了呵欠。“小姐,小姐。”不知过了多久,北唐芊越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再叫自己,懒洋洋的睁开了双眼。“叫什么叫啊,困死我了。”“小姐,云碧弄好了,您看看,满不满意?”北唐芊越揉清了眼睛,往铜镜前一凑,一双水汪汪的凤眸不仅瞪大。温柔娇媚闭月羞花,在一对柳叶眉的衬托下她的凤眸显得更深邃迷人,一张樱桃般大小的朱唇微张,似乎在求人怜爱。“小姐,你看怎么样?”“很…很不错。云碧你这技术和谁学的,换在现代你就是的tony啊。”北唐芊越不可思议的摸着自己吹弹可破的肌肤。“啊?小姐你在说什么?云碧的技术算一般的啦,大夫…二姨娘房里的大丫鬟比云碧厉害。”“好了不提她,走吧,一会爹爹该急了。”北唐芊越来到大堂,傅子筹坐在饭桌前等她,傅子筹看到北唐芊越来了,站了起来,向宰相拱了拱手。“宰相大人,那本王就先告辞了。”“好,那小女便拜托王爷了。”北唐芊越跟在傅子筹身后缓缓走了出去,门口有一辆马车,看以来有点豪华的意思,不愧是亲王的车驾。傅子筹直径向马车走去,脚步都没顿一下,一个帅气的翻身上了马车坐进马车里。北唐芊越一瞬间有点石化,说好的把她托付给他呢,他就这么上去了把自己丢下?驾马的马夫饱含同情的看了北唐芊越一眼,王爷向来不懂怜香惜玉,这下可苦了他们的未来王妃,瞧着楚楚可怜的模样,他瞧了都心疼。“啊啊…。”马夫只觉得马车突然一阵猛烈的摇晃,吓得他赶紧扯住了缰绳,幸好的匹马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也没怎么受惊。只见北唐芊越后退几步,然后一个冲跳就翻上了马车,马车被巨大的冲力冲的晃动起来。北唐芊越瞥了一眼马夫,得意的一笑。这点雕虫小技还想难倒她这个新时代女性?没门儿!------题外话------今天是大年初二了哈哈哈哈,祝大家玩得开心!~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鄂州白癜风专科
牡丹江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邢台治疗癫痫医院

上一篇:玄极天尊混都市

下一篇:陌路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