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24:16 编辑:笔名

秋雨开始了连绵不断的飘洒着,到处是秋的寒气,往日的体恤,裙子被收进包袱里,只能待来年再展爽姿了。心情被秋的寒气冷藏了起来,大地万物也笼罩在阴霾之中。路面上到处是水渍,来来往往的行人也是慌慌走过,忙忙走向目的地,只怕被秋雨冷了心绪。    母亲被天气影响了情绪,每日开始忙收拾秋冬的用品。拿出自己与父亲的秋衣裤忙忙穿戴起来。可父亲的棉外套却没了踪影......?父亲出事时还在呀!可一切都乱套了。母亲忙着就要出去给新买一件不可,我自然就得在家看护父亲了。近日来父亲有了些记忆,不再会坐在我的身边问我的父亲是谁,我有几个孩子之类令我哭笑不得的问题了。无聊中我打看电脑漫无目地的四处乱转着,这时单位打电话过来,催着我去办事了。我望着早就想出去,却总是找不到钥匙的父亲真不知如何是好了。在终无奈的情况下,我决定把父亲领着去单位。    和父亲出了小区的大门后,父亲就不按我的思路走向我上班的路,而是去了相反的方向,我竭尽全力诱劝着父亲,可似乎一切都是徒劳。随着走向父亲的目标方向,心里焦急的望向四周。“也许这时母亲不放心我,会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该有多好呀!”撑着雨伞扶着父亲的臂膀,看父亲茫然的眼也在四处找寻着什么,这时才感触到母亲的心路历程是如此艰辛。“看那是你的母亲,我就知道她是出来买菜呀。”思绪乱飞的我被父亲雀喜的声音拉回到现实,看着街对面的人影,我微叹到:“父亲那不是呀,母亲给你买衣服去了,不会走这条街道的,她应该是走另一条街道才对。”不失时机中我想把父亲引到去上班的路上。“我知道她就在前面,不会去别处。”父亲没因我的诱导改变方向,摔开我的手继续他的目标前进。    很是奇怪了,我茫然的追上父亲。在我的记忆里父母总会为一两句话不投争吵个不停,似乎两人只有不在一起时才会感到快乐清净。可自父亲出事到现在父亲的脑海里只有母亲的影子......    到了岔路口,我忙向前走几步,父亲无意识的跟在我的身后,悄悄的我嘴角挑出一丝浅笑。再转个弯就可以到单位了。连秋雨都察觉到了我的目的,忙忙收起零散的雨滴,把寒气收进口袋,只怕淋醒父亲的思维。终于到了办公室门口,我用老招术边喊父亲边走进办公室里,慌忙中我把要办的手续交给同事,转身却已不见了父亲。拔腿追了出去。    会到那里去呢?无目的我跑向回家方向,只看到父亲与母亲并肩走着,父亲手里拎着母亲买的蔬菜。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涌出久久的感动。在我的记忆里年轻时的父母总是有争吵,有气恼,有欢笑,有关心却很少有理解。自从岁月带来衰老后的日子里,孩子们顾不上去问候父母时,父母之间多了我们未曾看见的默契,父亲要做什么,母亲不会再去反对,只会说;“老了要小心一点呀,不行等孩子回来让孩子来......。”母亲唠叨时父亲也不会再去反驳了,只是坐在旁边默默的笑着。    后来母亲悄悄告诉我说,父亲看到她了,所以就追着她去了。这时我才明白,那日父亲不见了母亲,只是要出去找母亲。似乎母亲成了他的一切,只要母亲在他就有了依靠,就有了着落。自从父亲出事后,什么都忘记了,惟独母亲是他的记忆了。这时我才明白母亲成了父亲的人生寄托。    人生中有许多嗑嗑碰碰,年少时共同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态,或许不曾在意对方的付出,不曾在意对方在心里的地位。日子在渐渐衰老时豁然发现身边的人就是自己的另一半,就是自己的思想,就是自己的手足。或许感情和酿酒有相通之处,时间越久越醇香吧! 共 14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治疗羊角疯病有名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