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评论必须查清种菜的垃圾从哪里来

2018-09-14 09:46:21

我们本来脆弱的胃越来越“强悍”,什么“毒”没试过?在食品安全的种种考验中,我们许多人都从“厦大(吓大)毕业”了。即使如此,《羊城晚报》等媒体披露出来的垃圾肥种菜,还是让我们吓了一大跳。

传统的垃圾中多含有机物,常用作蔬菜的肥料,那样种出来的蔬菜,是我们儿时感受到的味道。今天,知名的和不知名的废品,混杂于垃圾中,早已夺去我们儿时的青菜味道,我们的胃口或已成为某些废物的“二级收购站”,记者的实地调查发现,番禺南村石碁一带的菜农,普遍使用的未经筛选的垃圾肥中,就混着废旧药品和废电池,更是佐证了我们餐桌上和肠胃里所遭受的种种悲催。

此种悲催已经在网上迅速发酵,重金属超标成为公众的心病。菜农说,垃圾肥种菜好处多多,虫害少了,菜更壮更绿了云云,则更令人心惊:从市场上看到的卖相好的菜,会不会就是触目惊心的垃圾肥中种出来的?“虫害少”之说也让人联想:莫非是虫儿也无法在垃圾肥中生存?倘如此,则我们作为人,不过是高级一些的虫而已,又何能幸免于害?目前,惶然的民众迫切想知道菜地土壤的检测结果如何,垃圾肥种出来的蔬菜还有多少安全性?

从调查的一些情况看,有垃圾填埋场分拣中心信誓旦旦:垃圾只用来种花种草,绝没有供予种菜,垃圾肥有可能来自非番禺或非广州本地。面对着媒体的“有罪推定”,有关方面当然可以为自己辩护。但垃圾肥总不会无中生有,偌大的广州乃至珠三角,其他地方有没有类似的“垃圾肥”加工场,有没有其他的“肥料”提供者,肯定是要继续追查下去的。

另外,假如有菜农前来“入货”,假称是运去“种花种草”的,他们脸上又没有写明“菜农”两字,垃圾填埋物分拣中心会去查证核对入货者身份,或者提醒他们说,只能用于种花种草么?恐怕没那么积极主动吧。如果有人来运走垃圾又可以换点钱的话,是不是更划算呢?有记者问菜农:能不能确实(垃圾来自火烧岗垃圾场)?有菜农是这么说的:“不好说。送垃圾的说过,上面的人要求尽量减少拉进来的垃圾,怎么处理是自己的问题,”这是一种多么耐人玩味的话啊,会不会已经无意中泄露了目前垃圾转运分拣管理过程的一些漏洞?

垃圾肥种菜的情形,绝不会是一件突如其来的事件,应该是由来已久,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正如有菜农说的“十几年来,都是这样的,否则种不了菜”。那么,其间,城管部门、农业部门,以及卫生部门,都不知道么?或许他们各管一头,垃圾处理了,就不关城管事;没有毒倒人,卫生部门也可以不管;土壤质量嘛,都变差了,重金属超标不也经常发生吗,农业部门怕管也管不来,干脆听之任之……就这样,垃圾肥种出来的蔬菜堂而皇之地上市了,多少带毒的食品就是循着不时失效的“多头管理”来到人世间的,数也数不清了!

专业人士告诉人们:厨余垃圾是可以做肥料的,但未经处理的垃圾会破坏土壤。国家也已有了相关相定。城管委也表示,如果将有害垃圾剔除其实值得推广。说得都很好,经过科学处理后的垃圾当肥料的前景仿佛就在眼前。但当下要急切解决的,却是如何保证垃圾余毒不入肚。

重庆摩托车
红郡样板间-上海
清风纸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