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要债不成反被无良老板告到法院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7:44 编辑:笔名

要债不成反被无良老板告到法院

2013年2月21日下午,我老公周群向湖南省湘潭盛华塑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必发追讨欠款和伙同亲哥与朋友帮我公公整理搬运住宿和生活物件(被公司单方违法辞退)的过程中,因朱必发躲在公司置之不理,多次追讨无果的情况下采取了搬砖堵门的过激行为,导致双方争吵并互相发生肢体冲突。期间,朱必发的妹妹朱红英对周群又抓又踢,周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传统观念,一直处于自我防护状态,但朱红英在抬脚踢周群的过程中,周群本能的用手护挡身躯,使自己右手小指指甲被碰裂,朱某也因用力过猛,身体失去平衡而摔成左手手腕骨折。事发中,朱必发向公安110报案,公安干警和政府干部及时赶来进行了劝解和双方讯问笔录,并对周群说会公平公证的调查和走访取证,要周在家等侯结果和处理。期间,我们主动打到镇政府询问调查情况,并要求尽快协调处理。3月7日下午4点左右,政府通知双方到政府协商处理,我和老公都从几十里的工地赶到政府参加协商,我老公在会上首先表态愿意作出合情合理的赔偿,并请对方提出赔偿要求。但对方开口就要先付十万再按法律途经处理。结果协商未成。政府领导还说以后再安排协商。可是,我们刚从政府出来,周群就直接被警察带到了中路铺派出所,当天晚上即送进拘留所,现已批捕关押二个多月。我在找政府和公安派出所时被告知,周群涉嫌故意伤害罪和威胁敲诈引资企业老板。周群是文盲加法盲,在经济纠纷中处事不冷静,采取过激行为导致对方自伤。我相信公安有一定法律依据和证据对周群实行关押,如构成了故意伤害罪也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但说周群威胁敲诈朱必发,则是天大冤情。我们一家才是的上当受骗的受害者。现通过回忆我家与朱必发交往的经过还原事实真相,并恳请领导们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完成彻底地调处好双方经济纠纷中的所有问题:一、周群与朱必发交往过程周群与朱必发交往过程可用“承包工程—受雇打工—合股办厂—为利离心—决裂对立”二十个字概括。1、因承包工程而认识。2010年,湖北赤壁人朱必发来到我们白石镇乡白石村五桂组地域租用原阀门投资办厂,经政府协调,朱必发建厂的基建工程优先五桂组村民承包。周群在组内分包一护坡工程,因速度快质量好,朱必发又把钢结构生产车间直接指定给周群施工,因资金有限,周群便与本村村民赖建民合伙承包施工,期间,朱必发与周和赖的个人感情也很快加深。2、因感情加深而受雇打工。2010年冬,朱必发与周群、赖建民已兄弟相称,2011年春节朱必发还主动到周赖两家拜年,节后2个月朱必发和周群已是无话不说的关系,来往过程中,朱看到我家穷,就主动邀周群父亲到他公司做门卫,当时表态只负责开门和关门,我公公因工资低且担心家里的几亩田荒废得不偿失,婉拒了他的邀请。为此,朱亲自给我公公做工作,他说:“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儿子们都成家了,没必要那么辛苦了,我那里虽说工资不是很多,但你俩老吃还是够了,起码人要舒服一些,你们放心,只要我的工厂在那里一天,你就给我做门卫一天,直到我的公司不办或你自愿不做为止。”周群觉得朱是真心实意帮他,也当场答应并做好了父亲工作。于2011年2月20日(正月十八)正式到朱必发公司打工;3月中间,周群承包的工程即将完工,开始联系外出打工。朱得知后,多次要求周群留在他公司上班,周群觉得没文化、无技术,还是到外干点力气活赚钱好,朱又找我做工作,说“让周群留在他公司做事是为了我们一家好,不会比去外面打工差。”也亲自跟周群说“留下来,挣钱的同时也照顾了家人,父母在公司看厂,你在公司上班,你老婆如果愿意也可以来公司织布,你父母看厂的同时还可开个小卖部,这样的好事到那里去找,我们现在是兄弟,我不会害你的,不是冲着和你这份情谊,我也不会帮你们的,放心,我朱必发不吹牛,要我帮助照顾太多的人我没这个本事,但帮一二个我能帮上,我是真心实意想帮你们”。尽管朱必发多次邀请,周群对朱的好意除了感动感激外并没有动心,为此,朱多次找我,要我做通老公的工作,见朱这份真情,我已对他深信不疑,当他是我家的救世主,并暗庆我们遇上了贵人,也想尽办法说服老公到朱必发公司上班,我老公也成了我家第二个为他打工的人。现在想来,是我害了我老公,他不跟朱必发打工,就不会发生后面所有事情,也不会导致现在的结局。3、因感恩信任而合股办厂。2011年4月份,朱必发开车到我家,对我们夫妻讲,有个挣钱的好事,想和我们合伙开个包装车间,给华新水泥厂生产成品包装袋。他提供厂地、负责货源、定单、结账及处理上级关系;要我们投资几万元购生产设备、负责招收和培训生产工人。他还说:“给华新加工成品袋是稳挣钱的,因为华新是一家大公司,他的水泥销量大,且多个区域设有分公司,只要给我们做一个区域的量就一年能挣到好几万,这不像做别的事,要自己去找销路,给华新做,他每个月有足够的量让你生产。有很多地方都想争取签到开包装公司的合同,但我和株洲华新分公司的刘总也是兄弟,刘总从环境交通等方面看好我这里,如果把它开起来,我这里就成了一个全面的公司了,从源料、挂丝、圆织、到成品袋,那我的公司一定会做大做好的,株洲那里已经有一家包装公司了,过几天我就带你们去考查一下。”朱必发说了很多办厂的话我们半懂不懂,但算了一笔诱人的经济帐很吸引我们,他向我们保证“只要开起来,你们俩口子就在厂里负全责,每年的分红加夫妻俩的工资保证一年能挣到十万左右。”朱走前要我们想好后尽快给答复。我们没文化又单纯,而且之前他对我们太好了,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也觉得是一个脱贫致富的好机会,但我们对办厂的事一点不懂,也没有这么多资金,周群又私邀赖建民入股,赖考虑后愿意入股,周群便找到朱必发,告知周必发我们筹不足入股资金,想让赖建民一起入股,朱即答应赖建民入股。5月4日,我带着6名妇女由朱必发和周群带队到株洲华新水泥厂的包装公司培训,回来即安排周群进行包装车间生产设备的布置和安装,赖建民则被安排到湖北学机修。5月20号包装部正式开业,朱必发自任董事长,周群任总经理,月薪1800元,主管包装车间所有事务;赖建民任副经理,月薪1800元,管机修;我任车间主任,月薪1500元,负责员工培训、招工、材料进出登记、员工工资结算等工作。会计、出纳和购销事务全部由朱必发控制。年内,我们和赖建民陆续投入资金共10万元,全部用于考察、请株洲刘总等旅游、培训员工、购买生产设备和支付工资等费用。但朱必发未投一分钱。4、因影响双方利益分心。集中表现为三个方面的问题:(一)、周群的实际行动未达到朱必发利用的预期效果。、未达到他拉一派打一派在五桂组顺心办厂的效果。受雇初期,周群为了道义和感恩,忠心耿耿效力朱必发,厂里有事随叫随到,打点关系、化解矛盾、解决困难、冲锋陷阵无所不为。本地很多人还看不惯周群的做法,说周群就像朱的儿子和走狗。周群当时是看不穿朱的真实意图,但做事做人还有底线。朱要他暴力对付本地到厂闹事的人,周群则是应付了事或不肯干。如朱与厂隔壁刘家积怨已久,刘到厂闹事,朱必发要求我公公守住厂门不准刘家进入(说是门卫职责所在),为此,我公公和刘起了争执,朱必发不但不协调劝解,还叫来周群,说刘家欺负了我公公,教唆和鼓励周群找刘家麻烦,并要周放胆去搞,出了事他负责,多赔点钱。周群顺从朱的话,父子俩到刘家讨说法,我公公还打坏了刘家的门,于是刘家又开辆车挡在了厂门口,由政府出面协商了事,朱出钱赔了刘家一个门。这事朱必发怪周群父子太胆小,说:“一个门算什么,怎么着也要把那辆挡在厂门口的车搞坏就好”。但周群说“那种故意犯法的事不会帮他做”;又如,2012年5月以前,朱必发的工厂环保不达标,周群只在办理手续上帮他走些关系,涉及本地村民生存和生活的利益问题,朱与村民的矛盾纠纷(包括刘家),周群则有意请假回避,这更引起朱必发的极端不满,2012年6月底发工资就扣了周群几百元钱,扣发原因是周群没有摆平刘家,害他因刘家吃水问题补偿刘家大儿子二万元(政府协调),说周群没用,连这点事都搞不好,扣工资是应该的。以后一连串的与地方关系及公司麻烦事务,朱必发都把气出在周群身上。周群记着朱过去的好,且父亲、老婆都在厂里做事,不想翻脸。但总感觉自己不是搞企业的料子,也不愿得罪村民,又不想在朱手下受气。所以2012年6月向朱辞职,并于8月外出打工。第二、未达到他随意控制,放心使唤的效果。朱必发以为周群道上有朋友、家族势力大、没文化、头脑简单、讲义气和容易控制。没想到周群涉及本地人或可能违法的事,并不会惟命是从,还是有自己的主见,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二)双方失信,关系渐行渐远。经过一年多的使用,朱必发发现周群并没想象的好,在本地是纸老虎一只,不能起到压制本地势力的效果,且个性强悍不易控制,所以失去了利用周群的信心和耐心,也一改过去的怀柔手段,翻脸不把周群当兄弟,而是直接当狗使,还想着法子出难题、夺利益;周群通过一年的交往,也慢慢看穿朱必发结交自己的真实意图,从头到尾是利用而已,把自己当炮灰、当枪使。也慢慢变得不听驱使,并开始对朱必发不信任,关键时刻坚守自己的底线,两人的关系渐行渐远。(三)合股办厂引发矛盾。朱必发以赚大钱引诱周群合股办厂。正式办起来以后,周群和赖建民多次要求朱必发签订合作协议,朱却以种种理由推脱。周和赖要求看与华新的加工合同,并为此和朱争过,还提出放弃不搞了,但朱又是几次到我家做工作,说“绝不会骗你们,和华新的正式合同还没有到,到了就会给你们看,你们放心搞”。但与华新的合同始终没看到。期间,朱必发也始终控制股份制车间的财务和经营大权,周群、赖建民和我除了生产事务和筹资外,管理和监督权利完成丧失。这导致了相互矛盾和猜疑。2012年元月中旬的一件事,更使双方的矛盾公开化。元月十几号,赖建民打且非常生气的质问周群,给华新加工的包装袋到底是多少钱一个,周群当时都被问得摸不着头脑,后来经赖一说才知道,赖以为周群知道实价,伙同朱一起骗赖。原来,华新负责管我们车间的销售员吕凯早两天到这里,见赖建民就笑说要赖和周请客,说今年(按农历还是11年)他们每人要赚十几万,而之前,朱就已经告诉了周和赖,说还是年,除去开支后还亏本,所以11年朱只分给周和赖各1.5万元。但周粗算了一下,觉得吕凯说的可信,朱必发说的不可信,2011年起码加工销售600多万个包装袋,听朱必发说是0.064元/个,当年产值应不少于40万元,除我们投资10万元以外,费用大约10来万元,净赚可能有近30万元,自己两口子及赖的工资和分红加起来不足7万元,还不及利润的四分之一,也没自己以前一年在外打工赚的钱多。心想老朱心也太黑了。于是伙同赖建民找朱理论,要他说出个所以然来。

回复部门湘潭县政府办

暂未回复... 部门回复率:35.29% 部门满意率:100%


微商城哪家有
水果零售软件
微信小程序怎么登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