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战国 第二十三章-过来

发布时间:2020-05-21 01:11:50 编辑:笔名

战国 第二十三章:过来

亚里亚德领域·龙城

亚里亚德领域是洪均帝国的圣域,因为这个领域的中心城邦就是帝都赤洪城。龙城作为亚里亚德领域北部城市,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和联络站,这里与北上的黑石城、不日城并称为自北疆进入中原的“三大屏障”。

东方子炎离开东夷之后,同颜薇乘坐长途电车(炼金机械术打造的交通用具,用的是机械发电动力技术,一般在城市与城市之间开通,但是费用很高,一般人是坐不起的)到了亚里亚德领域,又花了三天时间才到了龙城,这个与上官元疾约好的地方。

子炎到了龙城之后,用传话玉找过元疾,但是传话玉的信号波似乎太短了,联系不上元疾。

所以……他只好跟颜薇在街上乱逛。

“少爷,你説元疾会不会已经到了啊?”颜薇跟子炎并肩走着。

“不着急,反正跟父亲的矛盾已经化解了蛤蛤。”子炎笑着説,“我们才刚来了一天,如果元疾来了一定会找到的。”

“总觉得少爷的父亲并不是多么凶的人呢。”颜薇若有所思的説。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父亲?”子炎问。

“就是在拍卖行的卫生间我等你的时候,你父亲戴着面具出来,他摘下面具还跟我问好过。”颜薇憨笑着説。

东方子炎喃喃道:“怪不得当时要我跟他分头出去,原来是去攀亲戚了……”

“什么?”颜薇听见他在xiǎo声低估。

“没什么没什么!这儿有家店我们进去看看吧!”子炎慌忙之中拉住颜薇的手,走进了临近的一家店,子炎这次大意到连课也没看就进了这家店。

这家店铺的装饰很古朴,门店虽然在大街上但是很不起眼,门口的xiǎo招牌上清楚地写着很奇怪的两个字——过来。

子炎和颜薇进了店,发现这家店搞得很神秘,大白天的连窗帘都不拉,里面昏黑一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里不是什么正经地方。

颜薇抓着子炎的胳膊,“少爷···这里怎么这么吓人。”

店里面静悄悄的,遍布的高架上摆满了物品,子炎走近一看,几乎全部是法器或法宝,这样的古董店很多,但是这么神秘的店子炎还是头一次见。通常,这种买古董法器的店一般都是赏金猎人或者散修(有组织的修士,几个或多个修士聚在一起抓捕灵兽或收集法器再拿来贩卖的行业)开的。

子炎和颜薇在店里转了大半圈,连个人都没有,里堂里面很黑,出于礼貌子炎并没有贸然进去。

忽然,子炎在前台的陈列桌子上看见了一件东西,眼睛盯着那个东西不肯离开。

“你看什么啊?”颜薇好奇地问。

子炎正在入神看着的是一方檀香木盒子,盒子里放置着一卷破旧的羊皮卷,“这个盒子很名贵,一般人来到这都会看中这个盒子,但是我却觉得这卷羊皮比那个盒子珍贵一万倍。”

“啊?”颜薇听不明白。

里堂的黑暗处,一名老者笑脸盈盈的走了出来,隔着桌子説道:“今日本店似乎来了专家啊,不胜荣幸。”老人手里拿着一个茶壶,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晚辈不敢,阁下就是这里的店主吧?”东方子炎慌忙还了一礼。

“刚才听闻xiǎo哥説着羊皮卷的价值比檀香木盒子要高,何以见得?”店主笑着説。

“晚辈见识的少,只是随便説説,望店主见谅,”东方子炎行了一礼,“晚辈听闻,羊皮卷价值连城,一卷羊皮卷可换一座城池,是上古流传的珍贵古书籍,但是如果是假的的话就···”

“不错,真的羊皮卷是价值连城,但如若是假的那就一文不值,”店主老人伸出刚干枯的双手,慢慢展开那卷羊皮,完全展开后五根干枯的东西就挂在卷轴上。

颜薇看不懂,问子炎:“少爷,那是什么?”

子炎惊讶的看着:“这是···手指?”

“不错,真正的羊皮卷是有上一任主人的手指的,为了证实羊皮卷的珍贵,主人都会将自己的xiǎo拇指切下来挂在上面,好证明这卷羊皮的珍贵价值。”店主説。

“这里有五根手指,那就説明他拥有过五个主人。”东方子炎轻叹,“从前只是听説过羊皮卷的传説,今日一见真是大开眼界。”

“好吓人,少爷我们快走吧。”颜薇拉着子炎。

东方子炎却説:“羊皮卷古书籍难得一见,等会我们再走。”説完,子炎笑着问老人:“店主,晚辈想买下这卷羊皮,敢问价格是···”

“这羊皮虽不值钱,但上面的古文字是无价的,不卖。”店主説。

“这就不是待客的道理了,我既然能在众多俗物中发现这羊皮卷的价值,那就説明我跟他有缘,还请店长开个价吧。”子炎説。

“好吧···生意人就是为了赚钱嘛。”説完,店长摇了摇头,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万?”东方子炎正准备掏钱,但是店长又开口了。

“五千万。”店长口气生硬的説,双眼在黑暗中十分低迷。

“五千万!!老头子你坑人啊!”颜薇忽然爆了粗口。

子炎也被这一天价惊吓到了。

“这羊皮卷上的文字虽然晦涩难懂,但是在有用的人手里五亿都是值得的。”店长慢条斯理的説。

东方子炎在噬囊里找了一番,摇摇头説:“算了,我们没有那么多钱。”説完他鞠了一躬准备和颜薇离开。

店长正要往里堂走,眼睛不经意扫过了子炎的腰间,看见了那串噬囊腰带,不由叫住了子炎:“xiǎo哥!你这腰带从何得来?”

子炎好奇的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腰带,“这是家父送给我的,怎么了?”

店主似乎很激动的样子,“那上面可是噬囊?”

“正是。”子炎説。

忽然,店长的手一挥,“罢了,这羊皮卷,送你了。”

患前列腺增生后怎么办
痛经可以吃止痛药吗
大连治疗白癜风方法
吉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江西好的白癜风医院
濮阳白斑疯医院
白银白癜风治疗费用
铜陵治疗白斑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