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荷塘王三刀夺袍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34:27 编辑:笔名

清朝末年,湘桂地方出了一个有名气的刀师,名叫“王三刀”。刀师就是现在说的律师,过去也叫打刀的,就是讼师,是专门替别人打官司的。王三刀替人打官司,有理的不消说,稳羸;就是无理,他也要找出理由来,将官司打羸。树大招风,才大招嫉。“王三刀”的名气,引来很多人的不服。  一天,很多人在江边乘船过渡。船中,人们又议论起“王三刀”,说他特别擅长用计,就是诸葛亮转世、刘基再生也不过如此。  众人对”王三刀“的褒扬,早激怒了一个穿棉袍的年轻后生。后生说:“孙悟空厉害是他没有遇到如来佛。“王三刀”厉害,是他没遇到我牛不怕。如果遇到我,管叫他‘王三刀’变成王三倒。”  牛不怕如此狂妄和出言不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着实叫众人吃了一惊。因为摸不清牛不怕的来路,便无人和他争辩。也许大家都这样想,这年头不太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那时,挨坐在牛不怕身旁的一个抽旱烟的老者,在鞋帮上轻轻敲了敲烟灰,发出一声不经意的冷笑。  船泊码头,众人下船上岸进城。那老者提着旱烟杆,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牛不怕身后。看看快到县衙门口,老者忽然将烟杆一横,拦住牛不怕:“好小子,看你还往哪里走?”  牛不怕大吃一惊,说:“老头,你我素不相识,为何拦我?”牛不怕一时疏忽,没有认出这老者是和他同船过渡之人。而那些同船过渡之人,这时却已作鸟兽散。  老者说:“你这胆大妄为的家伙,今天是插翅难飞了。”说着竟一把扯住牛不怕的新棉袍,不由分说将他往衙门里面拖。  牛不怕被闹了个一头雾水,但又不好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大街上撕打,便只好随他进了衙门。  县官升堂,问二人为何事争吵。老者抢先告状,说是十五日前他的一件新棉袍被人盗走,不想今日正好撞见了这个偷衣贼,所以拉他来一同见官。  牛不怕一听,不由火冒三丈,但碍于身在公堂不敢发作,便据实申辩:“大人在上,小人牛不怕数日前新制了这件棉袍,刚穿上身,不想碰上了这个疯老头。小人与他素不相识,为何要偷他棉袍?想是这老头穷疯了,眼馋小人这件棉袍,故此污陷小人。请大人明断,为小人作主。”  这县官是花钱买的官职又刚上任不久,全无断案经验,他挠了挠头皮想了一会,便问老者:“你说牛不怕身上的棉袍是你的,有何证据?”  老者说:“大人,牛不怕既说棉袍是他的,可先叫他说出证据来呀。”  县官道:“言之有理。牛不怕你有何证据?”  牛不怕见县官顺着老者的杆子爬,感觉事情不妙;又加上初进衙门,心里不由有些紧张,忘了列举棉袍在何处买布、为何人所做等证据,反而说:“大人,小人自己的棉袍何需列举什么证据呢?”  县官一听大怒,把惊堂木在公案上啪地一拍,喝道:“大胆牛不怕,既是你自己的棉袍,就更要有充足的证据来证明。否则,棉袍必是偷来无疑。”  牛不怕急了,指着老者说:“你说棉袍是你的,你有何证据?”  老者仿佛正等着这一问,他挥挥手中烟杆,不慌不忙地说:“大人,小老儿平时喜爱抽烟,手中点烟的火煤子时常将衣裤烧破,这件棉袍也不例外,曾在左下襟烧出一个黑豆大小的破洞,请大人验看。”  县官即叫差人上前捞起牛不怕身上的棉袍验看,果见在左下襟烧有一个黑豆大小的破洞。  县官大怒,又将惊堂木一拍,喝道:“大胆牛不怕,既做了偷鸡摸狗之事,就该认罪伏法,为何还敢巧言抵赖?差役,给我拿下了。”  两个差役上前一把将牛不怕按在地上。牛不怕心想,娘的,今天算是遇上冤家对头了,这真叫人要背时,喝凉水都要塞牙。看来,今天这场灾祸是躲不过了。但是,他牛不怕也是一条堂堂正正的汉子,除了平时有点狂妄之外,从未做过有违常规之事,就这样无端遭人污陷,心实不甘,可又无可奈何,只得说:“大人饶罪,小人这件棉袍不是偷的,而是拾的。那日小人从一人家门前路过,恰遇一阵风起,从楼上落下一件棉袍,小人便拾起穿在了身上。”  老者见教训牛不怕的目的已经达到,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抢在县官之前说:“大人,小人这件棉袍确实是晒在楼上丢失的,看来牛不怕所言属实,小人只求索回棉袍,就别治他的罪了。”既然失主主动为牛不怕开脱,县官也就懒得再审这一点好处也得不到的官司,便顺水推舟道:“就依你所说,判牛不怕将棉袍还给你,退堂。”  这样,牛不怕的新棉袍就穿在了老者身上。  出了衙门,老者对牛不怕说:“今日,你可知道狂妄的下场?”  经过这一曲折,牛不怕的锐气大减,他心有余悸地问:“请问尊驾是谁?”  老者笑道:“你忘了在船上曾说要和王三刀一较高低这件事么?”  牛不怕恍然大悟,原来这老者就是王三刀,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王三刀”笑道:“牛不怕,不是我要抢你的棉袍,只因你太狂妄,所以给你一点教训,教你知道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说着脱下棉袍还给牛不怕。  牛不怕接过棉袍穿上,咬牙切齿地说:“王三刀,咱们走着瞧,我牛不怕若不报这夺衣之仇誓不为人。”  “王三刀”见他这样说,便一把扯住他骂道:“你这臭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县官见二人又闹将进来,只得二次坐堂,满脸不悦道:“本官已为你二人将官司判清,为何又起纷争?”  “王三刀”抢先答道:“大人,这牛不怕不服判决,又将小人的棉袍抢了,请大人主持公道,为小人伸张正义。”  牛不怕想要分辨,县官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牛不怕,本官已对你网开一面,你却不知悔改。差役,给我拿下,重责二十大板。”  牛不怕只因一句狂言,丢了棉袍又受皮肉之苦,正是:糊涂官审糊涂案,狂妄人吃狂妄亏。   共 21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癫痫医院哪家好
关于癫痫的病发原因

上一篇:其实你独特

下一篇:六月花